朴素唯物主义

开水烫不死的野草

《童年之北》

在前面某处,我看见你
正从窗户向外注视
我不知道的事物。你长高了,
不必踮起脚尖,风华正茂,
不再胆怯,
不再幼小,不再是个小家伙,
但是永恒着不断变化的
季节仍然伴随我们。
夏天回来了,
如此美丽,总是散发着终结的气息,
此刻微风在你的房间里
回旋,控制着细麻布,
试图让你意识到,一天即将消逝,
但是你如今身在童年之北,远离这里,
而我已在南方。




评论(1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