朴素唯物主义

开水烫不死的野草

天才老妈 其一
看完老妈说
“为什么我身上的褶子都不变啊?我觉得你应该重画。”
引发深思